近日,德甲弗赖堡队史射手王彼得森接受了包括虎扑在内的中国媒体线上专访。这名32岁的德国人有着丰富的职业生涯履历,曾效力于拜仁、不来梅、科特布斯等队。在效力科特布斯期间(2009-2011赛季),他与中国球员邵佳一做过队友。

你好,彼得森。你是德甲近年破门效率最稳定的本土前锋之一,本赛季也已经有7个联赛进球。目前德国队并没有传统意义的9号球员,你和勒夫最近有联系吗?你是否还有机会搭上欧洲杯的末班车?

是的,首先我很高兴被您评价为表现最稳定的德国前锋之一。在过去几年里,我一直有着比较稳定的得分效率,一些赛季进球数甚至能够上双,这让我感到非常骄傲。我最近和勒夫还没有联系,我也觉得自己不再有机会进入国家队了,因为现在国家队里有很多年轻球员,只有几名老球员了,所以更可能是其他人被征召进入欧洲杯大名单,我也很长时间没有入选过国家队了。

虎扑04月21日讯 德国本来是一个盛产中锋的国度,从盖德·穆勒到克洛泽一直如此,但是目前德国队只能用格纳布里去踢“假9号”,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对此,德国足球需要在青训层面做怎样的转变呢?

我希望在青训层面,我们能够重新培养出优秀的前锋,因为国际赛场上那些最成功的球队都有着出色的射手,像波兰就有莱万多夫斯基。在每一种战术体系中,你都需要一名优秀的锋线杀手。然而不幸的是,现在德国队中这样的球员太少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用伪9号的原因。

你已经从新冠中康复,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对抗疫情的经验吗?疫情如何改变了你的生活和职业生涯?

我得知自己感染新冠的时候,我感到非常惊讶,因为我一直非常小心地应对,也很严肃地对待疫情。而这也让我意识到疫情来得是如此之快,哪怕我已经很小心地保护自己了。感谢上帝我最终康复了。我只是感冒了很长时间,当时我很担心会有长期的影响,但随后我接受了测试,结果一切都好,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除此之外,当下我们的生活中也缺少了一些事情,但我是一个积极的人,我期待着疫情结束后一切都能恢复正常。当然了,我也希望能够在职业生涯中再次在坐满观众的球场中比赛,这会一直是我的梦想。

德甲联赛已经空场进行很长时间了,你能想象到在欧洲杯上球迷们回归球场吗?像慕尼黑这样的主办城市并没有承诺允许球迷回归,对此你有怎样的期待?

跟大多数人一样,我现在就是一个球迷。我很高兴自己能有代表国家队出场的经历,但我也同样期待今年夏天的欧洲杯。安全与健康是我们的首要考量,但我仍希望球迷们能够被允许进入球场,因为“幽灵赛”对球员太难了。我不认为德国队是今年的夺冠热门,我觉得像法国或者西班牙这样的球队有很大机会。

谈到欧洲杯的话,你觉得哪支球队夺冠希望最大?是法国还是其他球队?你觉得德国队夺冠的机会有多大?

德国队在大赛中的表现都很好,所以我一直都不会排除德国队夺冠的可能,不过从一个球迷的角度出发,我觉得德国队今年很难夺冠。现在像法国、西班牙或者英格兰这些球队会更强一些。而在大部分时间里,欧洲杯上还会有一支黑马球队贡献精彩表现,我很期待看到今年的黑马会是谁。另外,在没有观众、没有大赛热烈气氛的情况下,比赛又可能会有所不同。总而言之,我不认为德国队能够夺冠,但我依然希望他们能走到最后。

你在11/12赛季曾效力过拜仁慕尼黑,那是一段怎样的经历?

这段经历对我的职业生涯有很大的塑造作用。当时我还很年轻,就可以和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们一起比赛训练,并在欧冠中出场;同时,我也更经常地出现在媒体报道中,因为我在德国最好的球队踢球。我们当时要去很多地方比赛,而我也必须在每堂训练课中都拿出最好表现,以保持自己的水平,在那时我就意识到这些球员是如何通过努力的训练取得成功的。最后,我的潜力和实力并不足够让我留在拜仁,但我得到了这份经验,当你在这种高度训练比赛一年时间,你也会取得更多提升。

你曾代表德国国奥队出战2016年奥运会,你打进6球并帮助球队取得了银牌,也曾被德国队选入世界杯集训,这些为国效力的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

除了我在弗赖堡、拜仁或其他俱乐部取得的成就之外,参加里约奥运和国家队的经历是我职业生涯的另一大亮点。特别是在弗赖堡,人们会很骄傲能够拥有一名国脚或国奥队成员。许多人都对这些比赛充满兴趣,甚至有时超过了对德甲比赛的兴趣。这样的经历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有着伟大的意义,也让我个人感到非常骄傲。当我谈论起奥运会或者国家队的时候,也会让我的家人和朋友们感到很激动,在那里我能和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们一起比赛。对许多人来说,这些球员只是电视上的明星,但我能够真正与他们在球场上交手。

在科特布斯效力期间,你曾和中国球员邵佳一是队友。在你眼中邵佳一是一位怎样的球员?现在弗莱堡队内也有两位亚洲球员,你对亚洲足球近些年来的发展有什么看法?

我跟邵佳一之间有着美妙的回忆,我们的关系一直非常好。当时他已经是一名比较老资格的球员了,而我还很年轻,但他一直非常尊重我。邵佳一真的很高,也是一个特别的人,我很享受跟他一起踢球的时光。当他还在为慕尼黑1860效力时,他就会说流利的德语了,而他也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后来随不莱梅访华时,我跟他在北京又见过面,我们还一起看了他的老东家北京国安的比赛。那时我看到亚洲足球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亚洲球员能够在世界范围内闯出一片天地、也能够在高水平的比赛中取得一席之地。

现在在弗赖堡队中,我们有两名韩国球员,他们都是非常有趣的人,在球场上非常强壮、也很聪明,他们同样自律且乐于学习。在里约奥运上,我代表德国国奥队和韩国队有过交锋,当时我们战成了平手。过去我们见证了几次亚洲球队在世界杯上打入靠后阶段的比赛,我也很好奇能不能在未来看到一支亚洲球队能够夺得大赛冠军,我相信亚洲球队的实力。

(编辑:姚凡)